央视网 > 军事频道 > 滚动新闻

《书生点兵》之三:于谦

发布时间: 2014年02月20日 16: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扫一扫,立即关注!

央视网新闻官方微信

关注网络新闻联播微博

原标题:

 

  (4)当时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保卫京师。于谦奏请皇帝,将城外的百姓全部撤进城内,令工部加紧打造盔甲武器,分遣诸将防守九门。石亨建议坚壁清野,全军撤进城内,避其锋芒。于谦不同意。他说这样会对敌人示弱,人家都打到京师了,你还不跟他打,助长他们的气焰。他命令部队全部开出城外,划定防区,列阵迎敌,正面野战,严防死守。

  于谦举荐罗通,他确实没看错。我们都知道有个话本小说《罗通扫北》,说罗通是唐朝将军罗成的儿子。但这个罗通是虚构的,没有这个人。于谦举荐的罗通是个真人,真是个历史人物,有这个人,而且他在居庸关,还创造了一个崭新的战例。那就是什么,以冰助阵。

  农历十月已是隆冬。居庸关外有多冷,去过的人都知道,蒙古骑兵往来穿梭,气焰嚣张,攻击一波接一波。怎么守城呢?主将罗通得费一番脑筋。这时候也巧,一个军卒进来给他们送水,水滴到地上,不一会儿就结冰。这光溜溜的冰突然给罗通了灵感。他马上下了一道命令,全军将士干一件事,干吗,朝城墙上泼水。这样一来,整个关城的城墙,都罩了厚厚的一层冰甲。第二天,蒙古再度发起攻击,结果不但城墙光溜溜的,城墙跟前也都是冰,人上去摔跤,马上去打滑,你劲再大,使不出来,攻了七天,居庸关依旧岿然不动。去过居庸关长城的人都知道,那地方有个表忠祠,实际上那就是罗通庙。需要有一点说明的是什么,罗通他也是进士出身的文官,也不是武将。他的名将身份完全是血与火的锻炼结果,跟于谦一样。

  罗通守住了居庸关,但是韩青没能守住紫荆关。敌众我寡,韩青首先战死。有个副将守备都御史孙祥率部继续抵抗,可是也先在叛徒的指引下,从小路攻进南关城,孙祥也战死了。也先的大队人马,随即通过紫荆关,打到了北京城下。

  此时于谦早有部署:右都督陶瑾守安定门,广宁伯刘安守东直门,武进伯朱瑛守朝阳门,都督刘聚守西直门,镇远侯顾兴祖守阜成门,都指挥李端守正阳门,都督刘得新守崇文门,都指挥汤节守宣武门。这样大家都有职掌,每个人都有职掌,于谦是总司令,你是不是该稳坐中军帐看看公文?当然不是。他不这么干,他把将兵部事务交给副手,自己跟石亨一起带领副总兵范广和武兴在德胜门列阵,准备跟也先刀对刀枪对枪,正儿八经干上一仗。你要知道在他们身后可不是支援,城门紧闭,没有后路的。一句话,整个二环都是部队,不堵车也得堵马,也先不是骑兵多吗,让你骑兵过不去,就不给你过。

  大战当前,纪律为先。怎么样激励士气激发他们死战精神,于谦申明军法:“将领先退者,杀;部队先退,后队就地斩杀前面的逃兵。”逃跑肯定死,只能死战求生。本来呢,也先以为自己挟持着皇帝,肯定是势如破竹。可到了北京一看,明军已经严阵以待。没办法,他就按照英宗身边已经当了叛徒太监的主意,要求明朝派人把英宗迎回去,同时还开出条件,索要很多财物。说白了,就是绑架勒索,我绑了皇帝这个肉票,这个肉票很值钱,这不是一般的肉票,你要给我很多赎金。

  (5)也先开出的价码,是万万文的赎金,于谦的回答是万万不能。他只答应给也先赏赐,说你把皇帝送回来了,多少有点功劳,赏赐你黄金百两,白银二百两,彩缎二百匹。这个条件也先不接受,于谦断然拒绝议和。也先没办法,只得开战。

  十月十一,京师保卫战正式打响。也先先派少量部队窥视明军在德胜门的部署,准备大举进攻。于谦已经料到这一点,一边诱敌,一边设伏,都埋伏好了,准备好了。等瓦剌的主力开进来,开始进攻的时候,埋伏出来了,埋伏在哪儿?前面不是老百姓都撤进城内了吗,空了很多民房,现在民房又住人了,住的伏兵。副总兵范广率领着部队躲在房子里头,突然以火器发起反攻,也先手下两个大将,包括他弟弟弟中炮毙命,打死了。

  也先一看于谦在德胜门外严防死守,无机可乘,没办法,那咱换个地儿,及熊瞎子掰苞米,改掰别的,掰哪儿?改攻西直门。都督孙镗率兵死战,石亨也分兵援助,打了很久很激烈,瓦剌也占不到便宜,只好再后撤,再掰别的苞米,哪儿呢?彰仪门,副总兵武兴率军抵挡,他与都督王敬的部队一起联合作战,又挡住了他们的攻势。瓦剌一看还是打不赢,那就撤吧。这时候敌人一撤,明军开始争功了,敌人退了我们追击,捞点战利品,争功,这时候阵形混乱,这时候武兴中流矢阵亡,射箭,敌人射箭把他射死了。可是当时瓦剌他们已无力反击,他们士气也没有了,无力反击了,开始撤,等撤到土城的时候,王竑来了,这个王竑是谁,王竑就是啃马顺,把马顺的脑袋当猪头啃的那个人,他率援兵又来了,别看这个人不会打架,他能打仗。

  也先不得不继续后撤,就这样,两军在北京城外相持五天。我们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也先感觉大势已去,他又听说各地勤王部队陆续开到,唯恐归路被切断,回家很远,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你切断了,回不去了,没办法,他就挟持着英宗,从良乡向西而去。退了,跑了,于谦这时候指挥各路人马持续追击,一直追出关外,这才凯旋回京。

 

  (6)于谦一介文人,成功导演了北京保卫战。保住了京师,就等于保卫了国家。战后论功行赏,明景帝加封于谦为少保,这是非常重的官位,仍总管军务。于谦说,敌人都打到京师来了,哪还有脸邀功请赏呢!所以坚请辞去加赏,但皇帝不同意,一定要赏赐。于谦继续收拾这个烂摊子。

  明朝京师被蒙古包围,这是第一次,但不是最后一次。一百多年以后公元1550年,蒙古另外一个部落,再度包围京师,当时朝政由权奸严嵩把持。他用什么办法对付?他严令不许出战,这样一个好处不会打败仗,不打就不会打败仗,不用承担责任,所谓“虏饱自去”。什么意思呢,反正他们是游牧民族,抢饱了抢多了抢够了,他们自然就会滚蛋。这个口径,和后面鸦片战争中的两广总督叶名琛,和他像,当时面对侵略军,叶名琛也创造了一个战法,后面有人这样讥讽他,说他“不战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叶名琛误国,严嵩也误国。严嵩误国的直接结果是断送了当时的兵部尚书叫丁汝夔,事后丁汝夔当了替罪羊被杀了。

  严嵩和叶名琛跟于谦一样,都是文人出身,但关键时刻的表现完全不一样。于谦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将帅风范俨然。一个高明的军事家,不仅仅限于战场上的死活拼杀。军事是政治斗争的延续。军事斗争和政治斗争往往是水乳交融,难分彼此,没有这么严格的界限。虽然也先已经被击退了,但双方的斗智斗勇还没有结束,于谦的将帅职责还在推进,毕竟皇帝明英宗还在人家手上。

  也先过去经常拿明英宗为武器,拿他说事。怎么弄呢?大军开到城下不攻城,让士兵叫门,招呼守将出来,口称皇上有旨,出来接驾,开门接驾。这一招很损,很阴毒。直接进攻,明军的回答肯定是弓箭肯定是火炮,但现在皇上在人家手上,皇上叫门,你开不开?开,敌军蜂拥而入,不开的话,万一哪天皇上回来继续坐朝,继续坐金銮殿,哥们,你脑袋往哪儿搁呢,你脑袋还要不要呢?

  像这类计谋都出自太监喜宁手里。喜宁是谁,喜宁当时他已经叛变了,明朝,他是皇帝身边的太监,连汉奸都算不上,因为他是女真的俘虏,二鬼子,喜宁就是这样的人。也先攻破紫荆关也是喜宁出的主意,怎么办呢?这个人得除掉,留着是个祸害,祸害太大,于谦就使用反间计,抓住喜宁酷刑处死,还包括另外一个叛徒叫小田儿。

  把他这两个臂膀一斩断,明英宗在也先手上就成了烫手的山芋,用没法儿用,烫手,丢又不好丢,怎么办?只得把他送回来。这时候还要不要他?明景帝朱祁钰说实话他真不想再见他哥哥朱祁镇。他对于谦、王直等人发牢骚,当初可是你们非要我干的,你们非把我抬出来的,可不是我主动抢的。于谦很明白皇帝的意思,对他说大位已定,难道还能再更改吗?迎回太上皇是出于道义。万一也先不是诚心的,咱们不就有话说了嘛。明景帝一听,知道他们的底线,还是拥护我,好好,那把他迎回来,听你的。

  于谦拥立的这位明景帝,在历史上不算多么有名。关于他最有名的词汇,我们都知道,叫什么,叫景泰蓝。景泰就是他继位后使用的年号,前后用了八年。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