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军事频道 > 滚动新闻

《讲武堂》9月7日播出战争启示录之一:空权信息化战争时代(上)

发布时间: 2013年09月11日 12:1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扫一扫,立即关注!

央视网新闻官方微信

关注网络新闻联播微博

原标题:

主讲人档案

戴旭

著名军事专家

2010年中国互联网九大风云人物之一

主要研究军事战略和国家安全问题

主要代表作有《大空战》、《海图腾》《C形包围》、《盛世狼烟》等


一战、二战、陆战、空战; 中东、朝鲜;越战、冷战;

入侵巴拿马、突袭格林纳达;肢解南联盟,颠覆利比亚;

摧毁伊拉克、占领阿富汗;包围叙利亚,舞剑波斯湾;

追溯战争演进,点评战争特点;

把握未来发展趋势,对新军事革命进行战略性前瞻。

敬请关注,《讲武堂》9月14日10:18播出,

著名军事专家戴旭深度解读:

战争启示录之一:空权信息化战争时代(上)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讲武堂》。在前面《近代中国强军梦》的四讲中,我们看到,中国直到鸦片战争爆发才知道世界军事革命已经发生了,其实这个时候世界军事革命已经到了第二次了,是工业时代的军事革命。具体讲是蒸汽机和速射武器带来的海洋空间和陆地空间双重的双向的军事革命。世界每一次新军事革命的发生,都是在一些国家率先开辟人类新空间的时候发生的。中国落后于世界军事革命的主要原因也可以理解为对人类开辟新空间的意义认识不清,跟进不及时。明朝中国失去了海空间开辟的机遇,晚晴又失去铁路带来新陆地空间开辟的机遇,民国则失去太空被开辟为新空间的机遇。连续三次中国都失去了在人类开辟新空间进程中的机遇,都丧失了。而新中国正是因为抓住了人类开辟大空间的机遇,才使新中国一举成为世界政治的重要一极,成为世界重要的大国。在前四讲中我们讲到了,由于两弹一星的成功,中国在当今世界的重要地位也就奠定了。

    先开辟人类新空间的民族和国家不仅总是本能地要独霸新空间的一切权益,还利用新空间的区位优势居高临下,以新对旧,回过头去掠夺那些还停留在老空间的国家和民族。在前边四讲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核武器把二十世纪中叶的大国政治家和军事家们拦截在战争前沿的近半个世纪中,一场超越核武器的新军事革命又在孕育了。所以1956年毛泽东说,你有那么多人,那么大一块地方,资源又那么丰富,又听说搞了社会主义,据说是有优越性,结果你搞了五六十年还不能超过美国,你像个什么样子呢?那就要从地球上开除你的球籍。他看到了历史的教训和现实的危险,希望中国迅速现代化。毛泽东终其一生一直在追求中国的现代化。人类社会存在着一种强大的永恒的创新的这样一种前行的力量,任何一种技术和武器、任何一种政治形态都不能窒息这种前进的动力。所以当核武器把二十世纪中叶的大国政治家和军事家拦截在战争前沿近半个世纪时,一场超越核武器的新军事革命正在孕育,那就是空权信息化时代。这同样是人类开辟新空间的结果。

    在核对峙的近半个世纪内,军备竞赛如火如荼,强力拉动了太空技术和计算机技术的迅速发展,电磁网络空间和太空空间已被开辟为人类生存和生活的空间,因此也同步的成为战场的新空间。这些新空间战争过渡的时间,也就是在冷战结束至今的二十多年中,战争呈现出空权信息化的特点。空权的前半段还保留着机械化战争的特征,战争主要是依托空中平台进行,依靠空中通道进行;而后半段信息化部分,则是由太空系统和计算机为核心,以指挥自动化系统C4ISRK为主体的电磁网络技术所提供。这就是自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世界上所讲的新军事革命,中国把它称作以信息化为核心的新军事变革。前面说过,这是一种从陆海空传统老空间向网络空间、太空空间以及新战争空间过渡期的一种形态,本讲主要讲这种战争形态。这种战争形态已经发生了很多年了,却还被当今众多国家当做新军事变革目标。随后我们将看到,这样一种过渡性的战争状态已接近尾声。真正的新空间军事革命正在发生,并且已经相当成熟,我将在后几讲中说到。

  以空中化机动平台和信息化武器系统双重特征为核心的“空权信息化战争”,是核战争时代之后的第五次军事革命。这是二十世纪最后一次军事革命。它的战争特点是:短时、精确。空中战场没有自然障碍,而空中平台速度又快,所以时间非常短;信息化武器系统定位精确、打击准确。这二者结合,相对于过去的战争,算是一种划时代的进步。
  
   (1) 一个国家的社会形态、军事形态是由技术形态决定的。在美苏东西方两大政治集团、两大军事集团对峙的近五十年中,世界进行并完成了由机械工业时代,到电子信息工业这样一个时代的转型。而率先完成这一技术工业、经济形态转变的美国,它因此也同步完成了军事形态的转变,又一次站在世界军事革命的前列。美国是怎样抓住历次新军事变革机遇的呢?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无线电已经发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雷达被发明出来。就是在这个基础上,拉开了世界电子信息时代的大幕。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后期,为了解决计算大量军用数据的难题,美国国防部成立了以宾夕法尼亚大学为主导的计算机研究小组,开始研制第一代电子计算机。到1946年2月份,这一台计算机就问世了,世界上第一台电子计算机,重30吨,占地150平方米,装有18800只电子管,可进行5000次加法/秒运算。

  从第一台计算机问世紧随第一代核武器的出现,我们就可以预见下一场军事革命的趋向了。但科学家们不关心政治和军事,而政治家和军事家们又主要关注准星里边的对手。只有规律,在按着它自己的轨迹,一步步走向必然。

    1956年,以晶体管为元器件的第二代计算机出现了。1965年至1974年,以集成电路为代表性元器件的第三代计算机发明了,并且在西方大规模应用。以后我们大家就知道了,集成电路的出现最后让电脑走入了千家万户。

    刚才讲的是信息化部分,我们回过头来再看空中力量,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已经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二战后期美国、英国、苏联都生产出了重型轰炸机,德国还造出了喷气式战斗机,这是空中领域的发展。军事领域是一切新技术最先应用的领域,那么电子技术作为一种新型的技术正在工业领域如火如荼地运用,它和空中力量的结合出现在战场上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1958年9月24号,国民党空军在温州地区上空发射了一枚“响尾蛇”导弹,击落了大陆空军一架“米格-15比斯”,大陆飞行员王自重牺牲了,这是世界上第一次使用空空导弹。

  1959年10月7日,大陆地空导弹部队击落了国民党空军1架美制“RB-57D”高空侦察机,这又是一个世界第一:地空导弹第一次在实战中击落飞机。

  海峡两岸的军队创造了世界军事史上使用导弹的纪录。导弹是什么,导弹就是电子技术和传统火力元素的组合。这种组合,预示着第五次军事革命的萌芽已经出现。紧接着发生的越南战争,开始了第五次军事革命,即空权信息时代的全面孕育时期。
  
  (2)从历史的演进过程来看,越南战争是紧接着朝鲜战争爆发的,但是无论从外观,还是从本质上看,这都是两场完全不同的战争。朝鲜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延续,可以说是最后一次大规模的机械化战争。而越南战争呢,则是面向未来的空权信息化战争的揭幕战,它让世界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是精确制导武器的使用和电子对抗的大规模应用。
  
    我们可以回忆一下越南战争当中的一些镜头,就可以理解这一场战争的特点。在越南北方的红河上有一座非常著名的大桥叫保罗·杜梅大桥。由于大量越共的人员和物资都要从这座桥上通过,所以美国一直想把它炸掉。1967年,美国对这座大桥进行了64次猛烈的轰炸,投下了上千枚炸掉。由于地面防空炮火比较猛烈,美国最后损失了8架飞机,依然没有炸掉杜梅大桥。

  但是,5年后,1972年的5月8日,美国空军只出动了一次,用了14架“F-4”鬼怪式战斗轰炸机,投下了22枚激光制导炸弹和2枚光电制导炸弹,就彻底地炸毁了大桥,而美军没有损失一架飞机。

   这一次美军没有出动战略轰炸机,而是使用非常小的“F-4”,其轰炸方式也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临空投弹。“F-4”是双座的,前座一个飞行员通过挂在机身下方的一个光学吊舱,从这个吊舱里边发射一束激光对准大桥;而后座飞行员投下炸弹,炸弹沿着激光指引的方向直接就奔大桥过去了,这就是激光制导。很像步兵的曳光弹,在曳光弹的导引下机枪火箭筒打碉堡一样,非常准。1972年这一次轰炸成了一个里程碑事件,在以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美国空军使用精确制导炸弹,连续炸毁了越南北方的106座桥梁,其中就包括号称永远不倒的清化大桥。在整个抗美援越的战争中,中国防空部队的雷达和美军的反辐射导弹,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的电子对抗,大家可以从这一段历史中去回顾。

  在越南战争中,电子干扰机大量出现,美军不仅使用专门的电子对抗飞机为突击的机群提供干扰掩护,还在大多数的作战飞机上安装了电子干扰吊舱。它不仅有专门飞机去掩护压制对方的电子、防空系统,它飞机自身也带了很多的装备。像电子告警装置,就是飞机一旦被地面雷达锁定,被地面导弹制空系统锁定,飞机马上会发出警报,飞行员就可以采用自卫机动措施摆脱锁定。预警机在空中担负指挥任务,这又是越南战争完全不同于朝鲜战争的地方。我们知道朝鲜战争空战过程中,双方都是凭借雷达,发现对方的飞机,然后引导自己的飞机截击对方的飞机。越南战争的时候预警机出现了,朝鲜战争是没有预警机的。

  预警机用它自己的自动化系统,在空中从容地调度指挥,是空中的掩护群、电子对抗群、空中保障群、突防压制群以及攻击轰炸群。同时升空,各司其职,可以说通过预警机,美军已经实现了空中大兵团作战。这是以雷达指挥空战的苏联模式所不能比拟的,预警机在越南战争中的使用,是现代空中作战模式的开端。
  从越南战争一直到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美国都在延续着这一空中作战的基本模式。也就是从这场战争开始,空战中最浪漫的一幕——王牌飞行员这样一个名词成为了历史。

    美国打了3年多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军中击落5架以上的王牌飞行员有700多人,那么越南战争打了12年,美军击落5架以上的王牌飞行员只有3人。越南战争之后,世界范围内再也没有了王牌飞行员这个称谓。在这样一个历史现象的背后是这样一个发展趋势,那就是空中作战开始成为体系对体系的对抗,平台对平台的对抗已成为历史。平台对平台我们指的是单机之间的互相格斗,这种现象基本成为历史,以后的战争中偶尔还会有这样的事情,但基本上是零星的,主要的空战样式就是大规模空袭。

  在越南战争当中,精确制导武器集群的雏形已经显现。除了激光制导炸弹以外,美军还使用了电视制导的“灵巧炸弹”和“不死鸟”、“小斗犬”等等反雷达导弹。这都是最初的“信息化武器”,是20年后海湾战争中“战斧‘巡航导弹们的先驱。

  电子对抗、空中预警系统和精确制导武器,这三大现代空中作战的基本要素组合在一起,使空军终于获得了它梦想了大半个世纪的独立遂行空中战役甚至空中战争的基本能力。

  除了空中战场的巨变,越南战争另一个巨大的变化是在陆地战场。美国陆军在天上作战的时间几乎和它在地上作战的时间一样多,它的陆军装备了3000多架各种用途的武装直升机,不仅用于各种战役也用于各种小规模的战斗。曾经在二战当中战绩辉煌的第82空降师和101空降师,在越南战争中就有大规模的变化,它的装备,它的战术都有变化。美国还专门成立了空中突击师,101空降师是最典型的空中突击师。这个空中突击师的概念和二战中以伞降为主的82空降师性质完全不同,空中突击师也带动陆军战术发生了完全的变化。
   
  (3)越南战争在军事史上,取得的技术和战术成就,可以简单地理解为把飞机和导弹结合起来,同时又为陆军插上翅膀,这就是它的最基本的一个战争特点。到战争的后期,第三代战机问世,超视距导弹装备,空中格斗战术日渐式微。集群式空袭,逐渐成为现代空军的基本战术。
  
   基于越南战争的经验,结合当时的国际形势和东西方集团对峙的特点,美国制定了针对苏联空海一体战这样一个大规模战略构想。标志着美军在理论上已经突破了相互确保核摧毁的这样一个核战争学说。也就是说核战争在战争领域的垄断地位被打破了,空地一体战在军事理论发展史上的地位和它的重要意义就在这里。它是依据越南战争的基本经验和当时美苏对抗这样一个大的国际形势发明的,这个理论也是一个里程碑,标志着世界军事领域已经不再完全由核武器来垄断。由飞机和精确制导武器组合而成的新型空中力量对战争进程的决定性作用,在随后的几场局部战争当中展现得更加明显。

  第一场战争就是1982年的阿根廷和英国的马岛争端演变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的经过大家都已经非常熟悉了,英国凭借他强大的海空军实力,重新夺回了阿根廷拿走的有争议的马岛。但是装备和技术非常落后的阿根廷军队凭着仅有的9枚法国制 “飞鱼”式反舰导弹,居然击沉了英国非常非常现代化的几条战舰。当时引起了世界的震惊。大家从这场战争当中看到,导弹在战争中的作用有多大。实际上在导弹的背后,它已经预示了一种新的战争样式的变化。

    和这个战争基本上同时发生的还有另外一场战争,就是1982年6月上旬,以色列对叙利亚的导弹阵地进行突袭,这场突袭也被称为贝卡谷地战斗。这一场战争对我们考察空中战争具有更典型的对比意义,在这次战争中,对峙双方采用的是完全不同的交战模式。叙利亚是苏式的,它采用的还是地面雷达,发现敌机后报告机场指挥系统,机场指挥系统再指挥自己的飞机起飞应战等等,完全通过无线电指令发布,这个模式还是二战模式的继续。那么以色列完全是美式的,它的作战模式是以美制的E-2C型机为核心组织的一个进攻和防御机群。它的基本作战模式是预警机在空中发现400公里以内的飞机和200公里以内的巡航导弹,它有这个能力,在空中它是一个组织指挥者,在越南战争的时候我们已经介绍过这个问题。双方就是按照这样的模式进行交战的。6月9日这一天,以色列先是出动飞机向叙利亚扑过来,这时叙利亚打开雷达,但它怎么也没有想到,雷达显示屏上竟是一片雪花,也就是说它的雷达系统已经被干扰了。这时已经升空的叙利亚飞机机载雷达上也是一片雪花,什么都没有,完全看不到对方,以色列机群的情况完全没有办法发现。以色列预警机不仅指挥它自己作战体系中的“波音707”,“波音707”是改装的电子战飞机,对叙利亚雷达和它的陆空通信网进行强烈的干扰,同时还把叙利亚飞机的航行数据传输给以色列的战斗机群。所以当叙利亚的地面和空中所有雷达全部失效,陆空之间的通信也全部失效的时候,以色列的机群从容不迫地锁定叙利亚的机群发射空中导弹。这次空战中,以色列出动了96架飞机,叙利亚是62架飞机迎战,最后的结果是叙利亚被打掉了32架。整个空战过程中叙利亚空军的飞机基本上没有发射导弹的时间,还没有发现对方,32架飞机就被击落了,其他的飞机只好逃了回去,这是第一场空战。

   第二天以色列空军再次出动92架飞机,叙利亚空军以50架飞机迎战,结果50架飞机一架也没有逃脱,全部被击落了。但真正惊人的一幕是在最后发生的。在这次战争之前的1967年,第3次中东战争的时候,叙利亚曾经用苏制的“萨姆-6”地空导弹击落了以色列103架飞机,重创了以色列空军。当时叙利亚非常高兴,觉得有了这些导弹足以担当起国防的重任。因此就把国防预算的75%全部都用在建设“萨姆屏障”上,全部买了这种导弹。这是在1967年,那么现在已经是1982年了,叙利亚还停留在原来的技术和战术形态,我们看到了,连续两天的空战中,叙利亚空军根本没有办法和以色列空军交手。在这样空中优势的前提下,以色列又准备收拾叙利亚的地空导弹部队了,报1967年的一箭之仇。以色列军队先放出两种型号的无人侦察机,一种叫“猛犬”、一种叫“侦察兵”,诱使“萨姆-6”雷达开机,“萨姆-6”雷达的频率等参数被以色列预警机给截获了,然后又复演了前面的一幕。回过头来又压制叙利亚的雷达,对它的雷达和通讯进行干扰,这时在空中待命的以色列“F-4”战斗轰炸机开始对叙利亚的地空导弹阵地发射导弹进行突袭。在戈兰高地后面,以色列地对地“狼”式导弹,也同时向叙利亚的防空导弹阵地进行猛烈地轰击。在空中电子干扰压制下,以色列的空中导弹和地对地弹道导弹一起向叙利亚的防空导弹打去,瞬间就把叙利亚的19个导弹连全部摧毁。
   
  (4)以色列发起的这场小规模的战争,是非常典型的空中化和信息化要素的完美结合。而对于叙利亚,这是典型的守株待兔式的悲剧。叙利亚军队的装备和战术,思想和观念,都还停留在上一次,也就是1967年的胜利的回忆上,而以色列已经前进到1982年。历史屡次证明:战争永不重复。
  
    2012年11月18日,又过去二十年了,一架以色列飞机在加沙地带对叙利亚进行轰炸,2013年5月3日、4日、5日,一连三天,以色列又连续空袭叙利亚。因为叙利亚在2011年3月份已经陷入内战状态了,这时它的军队在平叛的过程中已经筋疲力尽了,更由于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整体军事技术能力的衰落,主要依靠苏俄军事装备的叙利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装备没有更新。而以色列呢,由于是属于美国体系,在不断使用美国最新的装备和技术,双方到2012年、2013年的时候,技术差异已经非常巨大了。所以以色列空军几乎是可以对叙利亚进行随心所欲的打击,实际上是一种欺凌。当我们正在录制这期节目的时候,欧美的媒体都在大肆地鼓噪要对叙利亚发起外科手术式的空袭。外科手术这个医学名词其实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变成了军事术语。也就是从1986年4月份开始,美国以打击国际恐怖主义为名,出动部分海空军,使用当代最先进的电子战手段和精确制导炸弹,高速反辐射的雷达等等,对利比亚进行远程空袭,这次空袭的代号叫“黄金峡谷”行动。它最大的一个特点是美国依托全球的空军基地和航空母舰集群,在它的全球定位系统的支持下,全球机动、跨洲际远程奔袭,直击对方的首脑,这几乎就是1999年科索沃战争的一个预演。

    我们回顾一下这次战争的模式,战前美国对所要打击利比亚的目标进行了多次卫星侦察,还有他的高空侦察机的侦察,反复核实,把这些目标精确地锁定,然后运用他的全球空中力量体系和海上作战平台,制定出来了对叙利亚进行打击的计划。到4月13日,美国将10架加油机从本土调往英国,将30架已经升级的“F-4”战斗机派到塞浦路斯,同时美国企业号航母由印度洋驶入阿拉伯湾,随时准备支援已经在地中海上的第六舰队。然后驻南欧各地的美军也进入战备状态,因为美国早就是全球作战思想了,整个地球在美国人面前就是一张棋盘,他随便可以在任何一个方格中落子。他的战争观念已经不是国际观念,是洲际。这个作战行动由美国的第六舰队司令统一指挥,以航程比较远的“FB-111”战斗轰炸机担任主要攻击任务,负责袭击利比亚首都的三个目标。以航空母舰上的“A-6”型舰载机担任辅助攻击,负责攻击班加西地区的两个目标,同时以大量的辅助的舰只、飞机担负海空监视、预警、电子对抗和空中掩护等等,直接参与行动的舰船20多艘,飞机有200多架。那么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由于事实上美国控制着地球上的公共空间,公共海域和公共天空,所以美国在全球的作战行动就像在一张白纸上任意画画。结果大家都知道了,这一次利比亚的领导人卡扎菲由于住在军营里躲过了一劫,因为总统府首先被轰炸了。利比亚的反击一无所获,完全被压制了。

  1980年还发生了美国武装入侵巴拿马,这次战争就更加简单,美国基本上是警察抓犯人这样一种样式,直接过去把巴拿马的总统抓了。在这一次战争中,美国第一代隐身飞机“F-117”出现在了战场上,这种飞机是当代电子技术和航空机械技术的一个融合。

  1986年距离1991年的海湾战争只有5年,所以在海湾战争之前实际上已经连续地出现了新的战争趋向。这才有1991年突发的一场震动全世界的一场战争,它不是突然冒出的一场完全不同于其他战争样式的战争,战争的演进都是有迹可寻的,它也是按照量变到质变这样一个规律发展的。
   
   
  现在我们进入互动环节,回答一些热心网友提出的问题。

  这位网友说,他问对目前发生的叙利亚局势怎么看,对即将打击叙利亚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是前几场战争的翻版还是又有新的打击样式出现?

  我觉得首先目前叙利亚的局势从总体来讲,它实际上还是美国打中东计划的一个部分,就是要搞乱中东,它把中东从突尼斯、利比亚,当然前边是伊拉克了,全部都搞乱了,埃及大家也都知道了。目前叙利亚也处在这样一个乱局当中,这是整个局势。这个局势现在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上,也就是以前几天叙利亚出现化学武器为转折点,现在欧美借机大分贝地炒作,准备对叙利亚动武。至于说欧美打击叙利亚的时候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我觉得欧美会依据他们现在拥有的军事优势,用一种最简洁的办法实现利益的最大化。但它很有可能既不像科索沃那样彻底地把它肢解掉,也不会像利比亚那样突然进去空中袭击,让反对派直接掌权,这也不太可能。并不是说欧美没有这个能力,它完全有这个能力,但是问题是现在出现了一个非常复杂的情况,就是叙利亚的反对派当中混进去了很多基地分子,而这些人是美国反对的,是美国所谓反恐中一直反对的那一部分人,美国对这一部分人掌权非常不放心。推翻巴沙尔政权它有这个军事能力,但推翻以后把这个政权交给谁,这些人会不会听它的话,会不会又像穆尔西一样,美国没有把握。但是美国现在又要削弱巴沙尔的统治,因此我判定,美国考虑到这些综合因素很可能采用有限度的打击。打击一下巴沙尔,但又不一下子把这个政权削弱掉,不一下子把它打掉。那么压制一下政府军对反对派的攻势,然后让叙利亚的乱局加剧,再持续更长一段时间,观察一下反政府力量这些人的表现,看会不会有一些更加听美国话的组织或人物出现。美国会根据这些最新的变化最新的情况采取下一步的军事行动。

    至于打击的样式,我觉得也是以往的一些战争手段战争样式的一种混合体,但也会加入一些新的东西。比如说战争开始之前,叙利亚的电子战已经向美国的网站、美国的媒体发起进攻了,它首先发起进攻,那这就是一种新的战争样式。我们在下几讲中也会讲到这个问题,就是舆论战、电子战,网络战也已经开始了,这就是新的样式。至于说美国在军事打击过程中,它仍然会采用首先对叙利亚进行全方位的电子压制,让叙利亚没有还手之力。以色列以往对叙利亚的几次打击当中,这种迹象已经非常明显了。

  还有一个网友说请问我军目前使用的数据链和美军使用的数据链相比有何独到之处。

  应该说在信息时代,作为基本原理应该说大家都是类似的,但是作为具体的性能指标、具体的方式,双方又有各自的不同。所以说这里边肯定是有我们的一些独到之处的。

  有个网友他说我想问什么时候打日本,他们怎么这么嚣张?我就是冲这个,才关注这个节目的。

  应该说这个问题比较尖锐、比较现实,但它与我们今天的讲座好像关联度不大,不过我还是乐意回答一下这个问题。什么时候打日本?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到历史当中去寻找答案,过往的历史证明,当日本的军国主义形成一种国民意识,并且要成为日本政府的决策,再进一步成为日本对世界发起侵略战争行动的时候,那么就是日本挨打的时候,我不知道这样回答这个网友是否满意。它为什么这么嚣张,也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日本自身的原因,它战败以后美国出于想要利用日本的心态,始终没有彻底地清除日本军国主义思想根源,埋下了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伏笔,后来日本一些没有改造好的政治家,在不断地为军国主义招魂,滋生了一大批右翼分子,一直到现在形成了一种席卷日本的风潮。再加上美国的暗中纵容,使得日本目前非常嚣张。但这种嚣张,当他们最后一旦演变成日本对外侵略的国策和发起侵略战争行动的时候,就是日本这个国家灾难来临的时候。我还想对这个网友提问补充一下,我们在当年抗日战争的时候,我们是把日本和日本军国主义、日本帝国主义切分开来的。我们打击的主要是日本军国主义和日本帝国主义。

  还有一个网友说,他说我认为当代及未来战争是在航天领域,因此必须加强太空方面的军事建设。

  未来战争可能不光是在这样一个领域,它会在很多的空间同时展开,比如说在太空空间、网络空间、舆论空间,甚至在生物系统、生物领域都要展开,我们应该做好全方位的准备。
  
  谢谢大家。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