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军事频道 > 滚动新闻

征服人心的战争——古代战场上的心理战

发布时间: 2013年12月06日 11:3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扫一扫,立即关注!

央视网新闻官方微信

关注网络新闻联播微博

原标题:

  主讲人档案:

  徐宏

  军事专家

  主要研究军事战略与心理战

  著有:《心理战攻防》、《军事信息传播战》、《追踪裂变光环》等

  曹刿论战,李广下鞍,白登之围,刘邦暗算;

  拔帜易帜,井陉心战,破釜沉舟,韩信经典;

  解析我国古代战场上的心战,

  探讨未来战争中胜负的关键。

  敬请关注,《讲武堂》11月30日10:18播出 

  军事专家徐宏讲述:

  《征服人心的战争——古代战场上的心理战》。

  大家好,欢迎来到《讲武堂》。

  我今天要讲的主题,是心理战。心理战是个进口词,我们老袓宗称“心战”,就是针对人的心理进行的作战。可对心理怎么作战呢?这听起来有点悬乎。其实呀,心理战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战争。为什么?因为它不用刀枪,主要是对人施加心理影响。并不去直接消灭你,而是改变你的认识、你的思想。用一句流行话说就是忽悠,就是战场上的忽悠。战前有忽悠,战中有忽悠,战后也少不了忽悠;有的是战略层面的,有的是战役战术层面的;看看史书记载和近前发生的,哪一场战争没有忽悠的影子?

  当然,在战场上,对手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忽悠的。

  话又说回来,这心理战,既可以忽悠敌人,还可以忽悠自己人;那么,心理战这个词,是从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呢?

  从理论上来说,“心理战”一词来源于西方,因为心理学这个学科,十九世纪末才诞生于西方。但在此之前,心理战早已在我国开花结果,只不过名字叫“心战”。《孙子兵法》中的“不战而屈人之兵”,是大家再也熟悉不过的了,但中国战争史上首个最详细、也最有影响的心战战例,是齐鲁长勺之战。发生于公元前684年,比孙武的出道之战——“柏举之战” 还要早178年。

  当时,齐军大兵压境,曹刿主动请缨,给鲁庄公出谋划策。齐军的头两次出击,曹刿都不让鲁庄公应战,只是放箭防御。第三次攻击波到来时,曹刿认为时机已到,鲁庄公一声令下,结果鲁军势如破竹,齐军稀里哗啦。为什么会这样呢?曹刿的解释是:“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什么意思呢?作战完全靠士兵的勇气。一通鼓响,齐军士气瞬间抵达高点,但等笫三次攻击,已经势去力衰,此时迎敌,最为合适。才能用自己的气势波峰,压倒对方气势的波谷。就这么简单。

  曹刿敏锐判断的核心,便是对双方军士心理活动与精神状态的准确把握。这就是心理战的基础。《左传》中的《曹刿论战》有三百多字,最核心部分就是上面引用过的十几个字:“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为什么说它是首个最详细也最有影响的心战战例呢?两个原因。首先,它揭示了心战的一个重要规律,那就是时机把握。换句话说,心战跟兵战一样,也有个战机选择问题。什么时间段采用什么样的心理战策略,非常有讲究。两军刚一交战,你就喊话缴枪不杀,这可能吗?肯定不可能。敌人的回答,只能是子弹炮弹。其次,它揭示了心战的另一个重要规律,那就是心战作用的是双方的精神,或者说是士气。没有士气这个支点,再巧妙有力的策略杠杆,都起不了作用。

  (1)、曹刿虽然高明,但长勺之战在心理战中还不够经典。为什么呢?因为曹刿只是发现并且利用这些心理规律,顺流直下地接受,并没有主动设置或者干预、诱导心理活动的走向。这充分体现了早期心理战的朴素特点,这与当时作战低强度低杀伤的大背景是相适应的。那么,我国古代战争中,还有哪些经典的心理战战例呢?

  说到我国古代心战,大家首先会想到诸葛亮的空城计,但那毕竟是小说家言,而非正史。但汉代飞将军李广玩这一套倒不亚于诸葛亮。怎么回事呢?当年李广镇守边疆时,有一次带领百十人的小队伍,跟数千匈奴骑兵突然遭遇。危急时刻,李广不但不撒丫子逃命,反倒列好阵势,缓缓迎上前去在离对方两里左右,吩咐士兵下马解鞍。

  要是玩潇洒,这个潇洒玩得有点过,简直就是玩火。但李广心里有谱。大部队还有几十里远,假若逃跑,匈奴人必定追击。那么多人穷追不舍,你一箭我一箭,不把他们射成筛子才怪呢。而他们这样,匈奴人反倒不敢轻举妄动。

  果然,匈奴人满心狐疑,高度警惕,始终没敢轻举妄动。对峙期间匈奴有个白马将军走出军阵,巡视整理队伍,李广带着十几个骑兵飞马上前,将白马将军一箭射死,然后重新归队,再度下马解鞍。

  最终的结果,是匈奴人趁着夜色悄悄后撤,因他们认定周围必有汉军主力。

  李广的忽悠为什么能成功呢?人们通常会在经验作用下,形成心理定势。打仗嘛就得有个打仗的样子。大批敌人迫在眉睫,你即不逃命又不备战,肯定就是要诱敌嘛。

  李广的出其不意在于“以无示无”,利用对手的心理定势,将计就计。我把底牌亮给你,但你就不敢相信。

  公元前121年,为了配合霍去病出击河西走廊,李广奉命带领四千人马,与张骞出右北平,也就是今天的河北平泉,分进合击,牵制匈奴左贤王。可是张骞的人马迟迟不见,李广所部被四万匈奴人包围。敌人十倍于己,怎么办?李广命令部队列成圆阵,外围设置障碍和盾牌,用弓箭抵御匈奴的进攻。箭快射光时,他命令士兵全部拉满弓,但不放箭,自己手持强弩“大黄”,专门瞄准匈奴带队冲锋的裨将副将,箭无虚发,射杀了多员敌将。这么一弄,匈奴被震住了,攻势也突然松懈下来,李广闯过了这一关。

  李广的这场心战,影响虽然不大,但依旧可圈可点。首先是强化效应。李广的确箭术高超,全军一齐放箭,箭如雨下,谁也不知道哪根箭是李广的杰作。这样全军停止,一齐衬托主将,李广的神箭效应越发强烈,远远超出实际。其次则是“以无示有”的欺诈效应。明明箭已经快射光,他却让军士们全部拉满弓,告诉你,箭咱不缺,随时都可以让子弹飞。不信?就来试试。

  (2)、李广从容应对并能轻松得手,是不是意味着匈奴人肌肉发达、头脑简单呢?当然不是。心理战他们也会。他们不仅会心理战,还能以此忽悠住汉军。这个汉军还不是一般人,是谁呢?是开国君王刘邦。刘邦虽然也是从枪林弹雨中打出来的。匈奴人要想骗过他,没点技术含量是不可能的。那么,刘邦在哪一仗中,被匈奴人忽悠了呢?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白登之围。

  汉朝建国之初,韩王信勾结匈奴,在太原郡叛乱。刘邦决定御驾亲征。刚刚平定天下的刘邦,出兵之后,前锋接连打了几次胜仗,他便开始轻视对手。当时匈奴主力隐藏在代谷一带,也就是今天的山西繁峙与原平一线。刘邦抵达太原,就急于出兵攻击。众所周知,韩信当初登坛拜将时,曾经与刘邦谈兵论武,他认为刘邦不善带兵,顶多只能带十万。再多就不行。虽然韩信后面还说刘邦善于将将,但很明显,那是给领导留面子。刘邦这会儿心想,如今你韩信不在军中,我照样能打败匈奴,到时候再看你怎么说。打定主意,他先派出使者,探听匈奴虚实。匈奴人借机做起了文章,每当汉使到来,他们就把宝马良驹和精锐部队隐藏起来,放在外面的,都是瘦弱不堪的马匹和老少士卒。先后十几个使者,无一例外地都被人家忽悠了,只有最后一个使者刘敬力排众议,唱反调,认为其中有诈,跟刘邦说,匈奴人想忽悠我们,这仗咱不能打。但此时汉军二十万大军已经越过雁门山,刘邦决心已定,听刘敬这样说,十分扫兴,刘邦向来对人无礼,虽然没当场打刘敬耳光,但也骂得非常难听:“齐国贱人!凭着两片嘴捞得官做,竟敢胡言乱语,坏我大事!”随即下令,将刘敬拘禁在广武,然后率军北征。

  刘邦急于建功,率领骑兵一路赶到平城,也即是今天的山西大同,将步兵远远地甩在身后。此时匈奴从天而降,冒顿单于四十万大军将刘邦所部分隔包围在白登,也就是今天大同东北的马铺山。

  匈奴人起初的忽悠方式是示弱,现在却要示强了。刘邦向西一看,清一色的白马;向东一看,是清一色的青马;向北一看,是清一色的黑马;再向南一看,则是清一色红马。南面是家的方向,而红色又是汉军的旗帜颜色。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连年征战过后,汉初国家穷的要命。天子车驾,要找四匹颜色相配的马都很困难,匈奴打仗都用清一色的战马,实力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仗还怎么打?

  天寒地冻,很多汉军冻死冻伤,冻掉手指头。刘邦的这场灾难,以忽悠开始,还是要以忽悠结束。陈平献了一个攻心之计,派人重贿匈奴阏氏,也就是单于的老婆,除了金子以外,他让使者带上许多美女的画像,跟阏氏说,一旦单于打胜了,这些美女都将是单于宠幸的尤物。阏氏醋意上头,开始给单于吹枕边风,说咱们是弯弓盘马的草原人,占领汉朝的土地,你能住在这儿吗?此时单于正与韩王信的部将王黄等人约期出师,王黄逾期未到。单于怀疑他们也是忽悠,于是网开一面,刘邦这才没当俘虏。

  (3)、匈奴针对刘邦的这场心理战,跟李广的手法类似。后来是强化,用四种清一色的战马,暗示他们军力强大;起初则以强示弱,以有示无,欺骗对手。但与此同时,他们也映证了前面说过的心理战的重要规律,那就是时机选择。没有打之前,以强示弱,以有示无,麻痹你的神经;战至中盘,进入相持阶段,就反其道而行之,肆意炫耀军力,施行强化效应,打击对手的作战意志,最终取得胜利。在我国古代战争史上,这种战例不胜枚举。而导演那些经典战例的,大多都是名将。大凡名将,必然都是心战高手。

  比如韩信。倒在他手下的战将,可不止一个两个,而是一大批;韩信心战的成功战例,自然也不止一起两起。这其中最经典的,就是所有战史典籍都绕不开的井陉之战。井陉在哪里呢?就是今天河北鹿泉的土门关,是太行山里八个著名的关隘之一,地势非常险要,西部只有一条狭窄的驿道,两辆车或者两匹马,都不能并行。

  井陉之战的对阵双方,一方是韩信的三万兵马,远道而来,锣齐鼓不齐的;另外一方,则是陈馀率领的二十万赵军,以逸待劳。两军之间隔着绵蔓水,就是今天的绵河,各自扎下营盘,摆好阵势。将近一比九的悬殊比例,这仗怎么打呢?韩信先是挑选了两千轻骑,人手一面红旗,半夜里抄小路悄悄埋伏在山坡上,给他们的任务是:等陈馀大军出击,就迅速向赵军大营运动。

  黎明时分,韩信传下将令:“大家随便吃点早饭,垫吧垫吧就行。都留点肚子,等打完仗,全军会餐!”那意思,不大吃大喝,至少也得有个四菜一汤,有酒有鱼有肉。主将突然来这么一句,大家伙将信将疑。韩信也心知肚明,给大家分析敌情:说赵军占据有利地形,没见到我的旗鼓之前,不会轻易出击,担心咱们会因地形不利而退兵。怎么办呢?先派一万人渡河,背水列阵,让陈馀放心出兵。

  天亮之后,韩信打起大将军的旗号和仪仗,吹吹打打地向前开进。陈馀一见心里想,还真有不怕死的呀,立即倾巢而出。赵军还是很能打的,两军一接战,韩信便感受到了这一点,于是抛下鼓旗,边打边撤,退到河边的军阵之前。陈馀一看韩信不过如此,立即下令全线追击。此时汉军再无退路,只有回头死战。赵军仗着人多势大,前军作战,后军却忙着抢战利品;虽然人多,但真正心思放在作战上的并不多,一时也无法取胜。这时埋伏在赵军大营附近的那两千名精兵,乘虚杀入大营,拔掉赵军旗帜,竖起汉军红旗。一时间,两千面红旗迎风飘摆,猎猎作响,远远看去煞是打眼。赵军久战不胜,正想退回营垒,抬头一看,大惊失色。大营让人家给占了,这下可完了。两军的士气瞬间发生逆转。

  汉军士兵趁机起哄架秧子,陈馀最终战死沙场。

  井陉之战,是战史上的经典战例,也是心战各种技巧综合运用的典范。从兵力对比上看,陈馀有二十万大军以逸待劳,韩信只有区区三万人马,远道而来;从地势上分析,陈馀背靠井陉天险,牢牢扼住韩信进兵的咽喉;从心态上分析,韩信远来,希望速战速决,而陈馀兼有天时地利,不怕拖延。如果陈馀拖下去,韩信必将陷入不利。但问题在于,陈馀这个人有点书呆子,生搬教条。《孙子兵法》上不是说嘛,十则围之,五则攻之。有这么大的兵力优势,陈馀决心阵前立功,因而前出井陉口,摆出攻击态势。

  陈馀这个心态,被韩信敏锐地捕捉到了。他决心加以诱导利用,扭转局势。既有优势地形又有优势兵力,陈馀必然会担心自己动作太大过早,以至于吓退汉军,不能决战。怎么样才能消除陈馀的这个疑虑,顺利实现决战呢?韩信的做法是迷惑和欺诈,换句话说,是故意装糊涂,让部队背水列阵。而稍微有点军事常识的都知道,这有违用兵之道。从对手的心态分析,韩信此举也有示弱的故意,让对手看轻自己,误以为他不懂兵法。

  背水列阵对敌方是欺诈是诱惑是故意示弱,对己方则是精神砥砺。因为这三万人马并非韩信的老部队,都能给他卖命的,而是临时拼凑起来的。不把他们置于死地,他们就不肯拼命,无法最大限度地发挥作战效能。

  (4)、大军列阵作战,如果场地范围有限,大部队无法全部展开。也就是说,真正拼杀时,双方力量对比没有那么悬殊。最终韩信用这些心战手法,诱敌于骄,最大限度地改变了兵力对比。最后关头,汉军拔帜易帜,又以夸大暗示的欺诈方式,给了敌方心理以致命一击。韩信为后世留下了大量经典战例,其中都能找到心理战的影子。如: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临晋设疑、背水为营、拔帜易帜、四面楚歌等等。楚汉之争的最后一战,韩信就是从心理上最后击败了楚军。

  怎么打败的?大家知道,韩信的四十万大军,将项羽包围在垓下。此时韩信并不与项羽硬拼。夜里他下令士卒全部唱楚歌。都是什么歌词呢?您听听就明白了:

  离家十年兮父母生别,妻子何堪兮独守空房。

  虽有腴田兮孰与之守,邻家酒热兮孰与之尝?

  白发倚门兮望穿秋水,稚子忆念兮泪断肝肠!

  胡马嘶鸣兮尚知恋土,人生客久兮宁望故乡!

  这是打亲情牌故乡牌。您别再当炮灰,赶紧回家得了。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多好啊。有的歌词极力渲染战场环境之苦:

  九月深秋兮四野飞霜,天高水涸兮寒雁悲怆。

  有的歌词宣传刘邦缴枪不杀:

  一旦交兵兮蹈刀而死,骨肉为泥兮衰草濠梁。

  汉王有德兮降军不杀,哀告旧情兮放汝翱翔。

  所谓楚歌,便是楚地的土风歌谣。形式上有别于《诗经》的四言体,屈原的《离骚》便脱胎于此。句中经常用“思”或“兮”作为语气词。刘邦的言志诗《大风歌》、项羽的绝命诗《垓下歌》,都是楚歌的代表。陈胜吴广起兵于楚,项梁也以楚的名义反秦。楚汉双方的核心力量都是楚人,自然会唱楚歌。

  四面楚歌,也是心理战的经典战例。它因何能奏效呢?有三点原因。第一,项羽部队多是楚人,对他们而言,对楚歌有深厚的文化认同,能击中他们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全面勾起楚军的亲情和乡情,软化他们的战斗意志。其次,夜深人静,四面楚歌,可以造成这样的模糊暗示:楚人尽归刘邦所用,楚地尽为刘邦占领,大势已去;第三,时机恰到好处:楚军屡战屡败,已经被团团包围。过去打仗,战火都在别人地盘上燃烧,如今则是家门口。打了这么多败仗,多数士兵已经无心恋战。此时的四面楚歌,自然而然地成为压倒大象的最后一根稻草。而最终的结果,大家都知道,项羽全军覆没。

  (5)、说到这里,大家对项羽可能会有武夫的印象。这个印象不能说错,但不够全面。项羽虽然中了韩信的心理战之计,但玩心理战,他自己也会。尤其是针对自己人的心理战,他几乎就是鼻祖。

  就是那个成语,破釜沉舟。项羽是这个成语的创造者。

  这件事情,发生在经典战例巨鹿之战期间。当时章邯率领四十万秦军,将赵王歇团团包围于巨鹿。各路诸侯纷纷起兵救援,但到了跟前又都踟蹰不前。项羽杀掉四十六天逗留不进的主将宋义,然后指挥部下,渡河破敌。他下令全军携带三天的干粮,渡河之后,将做饭的锅砸破,船只全部凿沉。项羽砸锅干嘛呢?也是要大炼钢铁。什么样的钢铁呢?怀着有进无退决心的钢铁战士,人人都有必死之志。道理很简单,众寡悬殊,敌强我弱。战士们若不能拼死命,渡河赴战就是白白送死。最终项羽炼成了钢铁,他一战获胜,并且一战成名。他的西楚霸王,那也不是白捡的。

  中国古代心战中针对敌方的称为“攻心”,针对己方的称为“治气”。“治气”按现代军事术语就叫“调控士气”。

  对己方施行心战的名将,还有宋朝的狄青。狄青这个人很不简单,他是从士兵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换句话说,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宋朝的军士脸上都刺字,以防逃亡,所以《水浒传》里的林冲,叫“刺配沧州”。狄青脸上也刺了字,后来官做到枢密使,相当于国防部长兼总参谋长,脸上的字也没有磨掉,人称“面涅将军”。

  狄青怎么当上国防部长的呢?他靠的可不是察言观色跑官要官,而是战功。他很能打,也会打。换句话说,也会忽悠。比如平定广西的侬智高叛乱。侬智高一度兵犯广州,声势很大,宋军屡战屡败。危急时刻,枢密副使狄青主动请缨。他的前锋,便是杨家将的后人杨文广。这是正史,绝非虚构。杨文广是杨延昭的三儿子,但却在侬智高跟前吃了败仗。

  杨家将都打不赢,可见叛军的实力。狄青怎么办呢?先来“治气”。他整肃好军纪,然后开到天险昆仑关前。这个昆仑关,就是抗战期间,国军第五军击毙日军少将旅团长中村正雄的地方。那天正好是上元节,狄青故意张灯结彩,做出欢庆的样子,但暗地里已经传下军令,次日要“过关吃食”,意思是打下昆仑关之后再吃饭。叛军屡战屡胜,宋军心里都犯嘀咕啊。怎么调动将士们的斗志呢?狄青拿出百枚铜钱,占卜胜败。说是如果都是正面朝上,那么就意味着老天保佑,此战必胜。结果一抛下去,全部是正面朝上。将士们因而士气高昂。

  虽然说狄青用两面图案一样的铜钱忽悠了大家,但是仗是打赢了,狄青也成就了自己的功业。

  上边讲的项羽、韩信与狄青虽然都是“治气”,但原理却不相同。项羽与韩信类似,将士卒置于死地,忽悠得你不得不拼命;狄青则是借助于所谓的神灵暗示,忽悠你勇往直前。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02010100
1 1 1